我00后在TikTok用英文卖货月入3万

时间: 2024-06-22 00:11:47 |   作者: hth平台官网下载

发布日期:2024-06-22 00:11:47

  这些主播以女生居多,有的是在读研究生兼职,有的是刚入行的职场小白,有的在国内做过直播带货。她们妆容精致、英语流利,热情洋溢地展示和介绍手里的货品,如水晶、瑜伽裤、文胸、鞋子、化妆品等。

  她们还在小红书、B站等国内的社交平台,分享直播心得、带货日常、运营干货。“英文主播日薪1k的一天”,“半年时间,从6k涨薪3w+”,“副业月入6w,海外主播入门干货分享”,“包包线小时实况”……

  在TikTok席卷全球的契机下,诞生了一个有“钱”途的职业——英语主播。

  今年23岁的Jenny(化名),在广州一家外贸公司做带货主播,主要工作是在TikTok上直播卖水晶。

  两年前她刚入行时,恰逢跨境电子商务的春天,不少公司都在招英语主播。Jenny并非英语专业生,但在考研期间英语水平提升了不少,学习了一些与水晶相关的专业词汇后,她就硬着头皮上了。虽然一开始直播有些磕磕绊绊,但好在当时的观众们比较包容,Jenny就这样成为了一名英语主播。

  “我主要卖水晶珠子、摆件,老外很喜欢这种bling bling的东西。”Jenny告诉亿欧新消费,“刚开始带货,直播间场观只有几百;一年后,增长到2000-3000人;现在一场直播4小时下来,GMV能到1000-2000美金。”

  带货主播的薪资,通常由底薪和提成构成,提成和GMV直接挂钩。Jenny透露,在广州、深圳,刚入行的小白一般底薪七八千起步;中等水平主播,底薪加提成到手能到1万以上;她自己和身边做得好的朋友,都能拿到3万+月薪。

  Anna是英语专业生,毕业后从事TikTok运营,半年后开始做兼职主播,现在主要给一家彩妆公司带货。“一场5小时的直播,推流的时候场观能到七八千,平均场观也有两三千,GMV差的时候成交额不到1000,偶尔能做到2000-3000美金。播一次,时薪+提成可以拿到1500元左右,好的时候能到2000元。”

  据Anna透露,GMV直接影响薪水,一般提成是GMV的5%。在长沙的TikTok主播圈里,大家吐槽最多的是薪资太低,刚入行的小白月底薪大概只有四五千,大部分做跨境直播的公司还未盈利,给不起太高工资,所以有能力的主播大多会去广州、深圳,谋求更高的薪资。

  凭借英语专业的背景和TikTok运营的经历,Anna即使只是兼职主播,拿到的钱也已是长沙当地主播的中上水平。“最近生意还不错,美国黑五期间,TikTok平台有大量的流量,整个12月份都没休息过。那几天场场爆单,我们播的时间也更长。”

  最近她正打算转成全职。因为从上播前准备、到播后的复盘,加之懂运营经常被其他同事叫去帮忙,现在Anna的工作时长已经远超于5小时。目前公司的每一个版块都很缺人,Anna既了解客户的真实需求,又懂化妆品专业相关知识,除了做主播还负责选品。

  Anna和Jenny都认为:“当下就业形势严峻,而跨境电子商务正在风口,对刚踏入职场的年轻人而言,英语主播是一个不错的机会。”

  在“赚外国人的钱”这件事上,美国市场是公认的一块大蛋糕。根据《2023年度TikTok生态发展白皮书》数据,截至2023年底,美国TikTok MAU(月活)1.6亿+,接近美国总人口的45%,其中覆盖4140万Z世代用户;在过去的两年里,TikTok在美国的用户增长105%,并还在迅速增加中。

  “面对美国消费者,打好感情牌对成单而言至关重要。”已是行业老手的Anna和Jenny,在一场场直播中摸索出规律。

  Anna介绍,美国女性酷爱化妆,眼影盘、假睫毛、穿戴甲、假发、塑身衣、小家电等都是畅销产品,消费群体覆盖从十几岁的青少年、到五六十岁的阿姨,她们对价格没那么敏感,而是更注重与主播的交流。这与国内直播购物的消费习惯大不相同。

  “美国粉丝对‘直播带货’没有很强的认知,大多以交朋友的心态进到直播间,一些老粉几乎每场直播都会看,甚至在直播间申请当管理员,主动帮忙回答新粉丝的问题。所以英语主播和国内主播不同,不用单调地循环输出产品信息,很多时候就是和粉丝聊天,他们聊得高兴就下单了。”Jenny讲述。

  Anna还传授了一些具体的聊天经验。她认为聊天其实不难,从观众的头像、名字、或者留言的内容里找话题,只要不涉及政治、暴力、种族等敏感话题,和粉丝交流还算轻松;即便偶尔一犯些小错误,也可以解释为英文水平有限,粉丝们通常不会计较,整个直播的氛围很轻松。

  聊天只是一种表现形式,本质上是提供情绪价值。“语言只是最基础的部分,用有限的表达获取信任,必杀技大概是真诚、耐心。一次有位粉丝说自己最近身体不舒服,我用脑海里仅有的中医词汇,给她讲了一些中医文化,她很乐意听,后来也经常进直播间互动。”

  在Anna看来,跨境直播,不只是换一种语言卖货这么简单。要打动外国消费者最终达成交易,就要站在当地人的视角充分了解本土文化,再配以或真诚、或幽默的表达方式,这才是对大部分主播来说真正困难的部分。

  “国外带货,难点在于文化差异。董宇辉之所以在抖音爆火,背后是粉丝圈层对其所传递的文化及价值观的认同,同样的内容面对国外消费者就不适用,国内的头部主播或是机构在欧美其实没人关心,他们要的是一个可以共情的主播。”某跨境电子商务平台运营负责人也有相同的看法。

  有些品类天然适合跨境售卖,具有性价比的平替产品,新、奇、特商品,是大部分国外受众青睐的。Anna公司卖的眼影就是典型代表,一套眼影组合成本只要100多元,在直播间可以卖到50-60美元(人民币350-450元)。Jenny公司卖的水晶,更是TikTok上的大爆品,“水晶制品在西方被赋予转运、招财等功效,因此广受喜爱。”

  选品不仅要看是否受欢迎,还应该要考虑成本、利润空间。一方面,跨境物流本就成本很高,一旦退换货又会增加成本,所以选品最重要;另一方面,跨境商品需要和美国当地商家PK,只有产品价格更优惠,直播间的成单率才会高,主播也能从中抽取更多佣金。

  Jenny称,这两年自己播过很多品。“水晶是非标品,欧美人喜欢,溢价也高;再比如化妆品,国内的众多白牌单价较低,在东南亚播的时候非常火爆,转化率非常高;还有服装,在海外需求量很大,但当地价格较贵,国内的要便宜很多,而且这类服装比较宽松、版型简单,也极少出现不合适退货的情况。”

  目前TikTok在全球拥有超过16亿用户,慢慢的变成了跨境商家发力海外的主阵地。据Kalodata数据,2023年TikTok美国单日GMV峰值高达3500万美金,TikTok东南亚单日GMV更是将近7000万美金。有公开报道称,2024年TikTok Shop美国目标是500亿美金,未来一段时间内将迎来更加快速的增长。

  不少商家都想来TikTok分一杯羹,他们主要靠两种形式卖货:短视频带货和直播带货。前者更多是一种文化输出,需要创作符合当地文化属性的视频内容,并且要实时更新;后者需要雇佣优秀主播,不仅需要英语熟练,还要有一定的销售技巧,了解国外的消费习惯和文化偏好。

  毕业于厦门大学英语专业的西子(化名)告诉亿欧新消费,她在TikTok做英语主播一年多以来,眼见厦门倒闭了很多做跨境直播的MCN或商家,他们遇到的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公司没有人懂TikTok政策、运营,各版块都缺乏专业人才。“比如账号突然被限流,但找不到原因,我们曾经在美区一天换5个账号,就没有流量。”

  “记得TikTok刚兴起时,我们在上面卖运动鞋,前期卖得不错,也得到了平台推流。但我们品类太单一、客单价又高,承接不住这些流量,人很快就走了。而且虽然鞋子卖价高,但我们从工厂拿货价不低,加之跨国运输成本也很高,所以公司很难实现盈利。”

  所以稀缺的不仅是英语主播,商务经理、内容运营、店铺运营等各方面专业人才,都是跨境商家们所急需的。打开boss等招聘软件能够正常的看到,TikTok主播、TikTok运营等,都是高薪热门岗位。不久前,东方甄选也在猎聘上发布了多个TikTok方向的职位,月薪范围区间为2万元至4万元。

  除了东方甄选,交个朋友(罗永浩背后公司)、三只羊(小杨哥背后公司)、遥望科技(贾乃亮背后公司)等MCN机构或电商公司,也已将触角伸向海外。他们大多选择和当地有粉丝基础的达人合作,或者当地招聘一些素人主播,这样转化率更高,但成本也较高。

  就在1月初,TikTok新加坡本地达人@shop with sasax和抖音超头主播“疯狂小杨哥”达成合作。三只羊方面透露,该达人的第一场直播就刷新了主播的历史GMV,还冲上了新加坡本地直播间排行榜第一。三只羊CEO杜刚曾在接受各个媒体采访时表示:“出海这条路是必然会走的,一切都还在摸索中。”

  Jenny也已在广州开起了自己的工作室,积累主播和货盘资源,想趁早借TikTok直播带货的东风,狠赚老外的钱。

  她透露,计划在年后组建一期培训,筛选一些有合作潜质的主播,为之后美国本土直播间做储备。“最近在筹备美国本土仓的事情,方案确定下来很快就能执行了,年后会再开几个新直播间,一些有潜力的主播和有好货的商家,我们都很想建联。”

  Jenny坦言,随着跨境电子商务行业的发展,“赚外国人的钱”成为新趋势,但上至大平台、大机构,下到小工作室、小主播,都要自己在迷雾中探索,没有前人的成功经验可以复制。